对话 CTO - 听掌门教育 CTO 李海坚讲教育公平背后的技术价值

时间:2019-08-08 来源:www.grabonme.com

我们特别邀请到了企业级研发管理工具ONES的创始人&厘米; CEO王英奇担任客座采访员。王英奇参与了金山WPS,金山毒霸等大型软件的核心开发; 2011年,他创立了准时技术,其产品为全球超过1亿用户的准时闹钟和准时日历; 2014年,王英奇在着名的美元基金Morningside Capital担任EIR。并以个人身份参与了十余家公司的管理咨询工作; 2015年,王英奇创立了OONS,致力于提供企业级的研发管理工具和解决方案。

在2019年初,主管教育宣布了一笔3.5亿美元的E-1轮融资。在此之前,主管教育已完成六轮融资。除了资本的青睐之外,市场也认识到负责人的教育。截至目前,在校教育的学生人数已超过1800万,教研人员已超过1万人,覆盖全国600多个省,市,县。

在网络教育市场的“杀戮”中,基础技术就像一个位置。系统开发CTO教育业务线的主管教育,包括1对1的负责人和孩子的负责人。

在“智能+教育”时代,李海建认为智能是炼金术,数据是原始的矿山。依靠大量的数据优势,教育部门不断利用数据训练算法的准确性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效率。

2015年,李海建加入了校长的教育。他一直认为做教育是件有意义的事情。随着在线教育应用范围的不断扩大,李海健口中的含义逐渐扩散。作为一个在线教育平台,校长的教育正在将教学资源传播到全国各地。

在线教育的技术攻坚战

Ying Qi:感谢系统开发的CTO业务线的头部教育,如1对1,小孩,陪练。第二是内部运营管理系统,如教学和研究。第三是整个公司中间办公室的建设,如中间业务,中间数据等。第四是基础技术,如基础设施,运维系统,大数据,人工智能等。

Ying Qi:我想问一下在线教育平台的教育情况。与Huya和Litchi FM等其他音视频广播公司相比,技术要求有相似之处和不同之处。这有什么技术难点?

李海健:首先,从现场分析,游戏直播,娱乐直播是单向流动,最多是双向连续小麦。我们是一对一或一对多的实时语音和视频通信。

其次,因为它是实时交互,所以延迟要求很高。如果你在老虎的牙齿上观看游戏,延迟两到三秒是正常的,我们的延迟必须在200毫秒之内。例如,直播可能是CDN推送流程,我们不是这样的,我们都是核心计算机房中的实时语音和视频流交换。

第三,从用户的角度来看,付费学生的质量要求肯定不同于娱乐直播的质量要求。如果卡顿有延误或问题,他们可能会投诉甚至要求退款。

第四,我们的系统会出现一些类别的高峰,因此我们的困难之一在于如何在高峰期保持数万个房间的低延迟通信。

颖奇:整个技术上会比较类似Zoom的视频会议?

李海健:我们更像是Zoom。可以理解,我们有数万间会议室同时召开会议,每次会议都没有停滞,延迟时间不到200毫秒。另外,娱乐直播本身就是一个比较简单的环境,而且除了语音和视频通讯外,还有白板,课件等等有趣的互动课件,还有大量的动画图片和音视频来抓住资源。

以有趣的互动课件形式,我们有动画和视频。由于CPU和磁盘资源有限,如果交互式课件也占用大量资源,视频可能会卡住,我们必须实时解码和解码,因此更难以实现。

颖奇:底层会用一些CDN、视频SDK的行业解决方案吗?

李海建:对。我们最重要的是确保学生的体验,因此我们将在各个供应商渠道之间切换,最后根据连接性和良好的用户体验选择最合适的渠道。

智能+教育,数据才是核心壁垒

颖奇:掌门教育目前有很多老师和学生,会累计很多数据,那么这些数据是怎么收集和应用的?

李海建:很多公司现在都在谈论人工智能,说教育是聪明的。事实上,教育情报是一种炼金术。它必须有原矿。这种原矿是数据。我们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我们有大量的学生和大量的数据。我们的算法的准确性优于一些做纯算法模型的公司,因此我们将智能地对学生进行分类。聪明的推荐也会给他们最合适的老师。

颖奇:合适是从哪些维度去评估?

李海建:有很多方面。例如,最基本的是学生的成绩,教科书的版本,学生的学业成绩。每个人都有大量的标签来标记他是这样的用户肖像,然后我们将遵循这些标签。将他与最合适的老师相匹配。根据用户的用户肖像,我们还生成智能课件,智能推送问题,智能评估,智能课程和智能家庭作业。在大循环中,我们通过收集数据不断优化算法模型,以便学生可以在我们的整个教学系统中。学习非常准确,达到1分钟的学习,相当于其他形式的学习3分钟或15分钟。由于数据收集本身越来越多,算法将越来越准确。

颖奇:您认为教育智能化是否会改变公校老师的教学方法?

李海建:目前,人工智能是教师的老师助理。它不是替代教师,但它可以解决教师的效率问题。例如,刚刚提到的课程编写,智能课件可以为教师准备课程提供极大的便利。整个学习过程以前由老师领导。将来,整个系统可以分成多个部分,进一步释放教师在这些模块上的能量,让教师有更多的时间陪伴激励学生等等。

打破教育资源的「不均衡」

颖奇:从教育均衡性来看,在线教育是否会使不同地区的学生都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资源?

李海建:对。作为一个互联网教育平台,我们的教学资源在全国范围内均匀辐射。每个人都进入平台,系统将根据学生的情况匹配最合适的老师。头部培训系统产生的教师水平远远高于偏远地区的教师。

其次,我们通过积累的学生学习轨迹和学习曲线数据帮助当前学生,因为随着数据的增加,算法的准确性将继续增加。以前学生的数据积累会使学生的学习效率更高,每个人都会同样获得这个机会。

颖奇:在线教育平台是否也会使一些偏远地区优秀老师的收入水平有所提高?

李海建:是的,我们对老师的评价就是教学效果。我们会按照标准对教师进行严格的考核,主要是为了看老师的教学能力,这也是对学生的负责。

颖奇:在社会责任方面,掌门教育公益支教的现状是怎样的?

李海建:我们的老师和学生来自全国各地,因此系统在网络适应性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包括边缘节点,一些设备较少的设备和小众设备,以及薄弱的网络环境。如果你想去任何地方教书,使用我们的系统,从技术上讲,你不需要特别准备,即使学生在偏远地区,他们也会获得良好的体验。

颖奇:现在中国的一些偏远山区,网络环境大概是怎样的情况?

李海建:他们大多数都在几百K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在教学系统中做很多服务降级操作,比如视频率降低等非实时交互。系统本身也做了很多优化,以解决偏远山区的延误问题。

颖奇:接下来能给大家大概介绍下您的个人履历吗?

李海建:我2008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毕业后,我是一名研发工程师。后来,我作为建筑师去了百度和Iqiyi,并担任视频项目负责人。我在15年内加入了这个领导,当时这个负责人的成立时间不到一年。我之前的研究方向是图形。事实上,最重要的是制作游戏。我的许多同学都在与游戏相关的行业,但我仍然认为教育比其他行业更有意义。而那个时候,在线教育行业,14 - 15年是一个萌芽或刚刚兴起的阶段,我认为前景会比较好。

颖奇:您觉得从一个技术人员到CTO,量变到质变的最大门槛在哪里?

李海建:从基层研发经理到中型或大型研发经理团队,我认为有几个方面很重要。首先是要关注技术本身来帮助企业,思考如何让技术为企业服务。第二,如果您正在进行大型团队的研发管理,您应该考虑如何从更宏观的角度提高整个公司的研发效率和研发质量。不同的管理方法和管理工具是完全不同的,因此有必要不断思考在这样一批公司中应该采用的管理工具,管理方法和组织结构。

颖奇:对CTO或企业来说,研发管理的确是非常重要的部分。我们ONES就是做研发管理工具的,通过进行项目进度管理、项目集管理、测试管理、知识管理等等来提升研发管理的效率。那么作为CTO,您是如何扩展自我的知识结构的?能否给大家推荐一些比较好的书?

李海建:我觉得我在不同阶段所面临的挑战是不同的。我想扩展我的知识结构。我必须在现阶段反思技术部门的瓶颈,然后通过学习经验,阅读书籍,恢复和与他人沟通来扩展自己。知识结构。

我在不同阶段阅读的书籍是不同的。例如,当我第一次出现时,有更多关于研发管理和绩效的书籍。最近,该公司正在推进中国和台湾的战略。为了制作AI的布局,我见过《企业IT架构转型之道:阿里巴巴中台战略思想与架构实战》,还有一些关于人力资源管理的书籍,如《以奋斗者为本》。作为部分服务互联网公司,《以客户为中心》我也会阅读这种商业管理书籍。事实上,我们技术部门最重要的职责是为老师和学生服务。

颖奇:掌门教育在同时服务着老师和学生两类用户。今天有很多收获,非常感谢您的分享。

作者:王英奇